海外网

人民日报海外网社区:关注全球华人留学生

 找回密码
 注册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用新浪微博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搞定

查看: 200|回复: 0

从温哥华回到当年逃离的北京,我赌对了吗?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4-27 09:21:2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北京对我来说是座回忆之城。大学四年光阴,我惊叹于讲台上良师的字字珠玑,醉心于藏身图书馆的浩渺宇宙。深夜里,与知心好友在校门口的小吃街把酒言欢,黄昏下,同昔日恋人牵手走过波光粼粼的昆玉河畔。这里有我的青春。
去年4月,临近毕业,我收到了来自加拿大、美国和英国几所大学的Offer。同时,我等到了一家公司的二轮面试结果。对方给出了不错的薪资待遇,对作为应届毕业生来的我来说,是不小的诱惑。父母都建议我留京工作,似乎这样我便能尽快结婚生子,人生圆满。同班好友也认为此工作机会可遇不可求,劝我留下。的确,出国留学,我将面临更多不确定性,也意味着我必须错过一些可贵的机会。但说来俗气,当时的我就是不甘心这么定下来,我要的就是“不确定”,我想要一种意象不到的新生活。
于是,说服父母,留学加拿大。
异国的新鲜风景令我惊奇,寸寸时光都被饱满的喜怒哀乐充溢,却依然如白驹过隙。转眼间,研究生课程过半,进入实习找工作的阶段。我又再一次面临同样的选择:北京,还是温哥华?
一个人在他乡的日子,不是没有挫折和泪水。在最无助的时候,我也想扑到妈妈的怀里大哭一场;或是像大学时那样,挤上室友的床,委屈地唠叨却被她的一个段子逗笑。
一场生活上的变故赶在冬天的末尾找上门来,正逢温哥华整日雨雪交加,阴云压城,凄惨的氛围烘托着阴郁的心境,我想念起我的回忆之城来。我想念起那里的晴朗干燥,我想念起随时随地打网约车的便利,我想念起万能的淘宝,我想念起友人可爱的脸,我想念起曾经真真切切被那座城市的热闹簇拥着的,年轻的我。
我决定给自己一个机会,趁着实习前最后的假期,再回北京看看。
四月初,学期结束,我迫不及待地搭上最早一班飞机回到了北京。
城市的光景与记忆里的北京的春天别无二致:漫天飞舞的柳絮白蝴蝶似的扑闪着翅膀,在午后有点打蔫儿的白玉兰上轻盈地跳跃,在伸展于道路两旁的法桐上灵巧地打旋儿,在四月特有的温柔阳光下调皮地蜷舒……仿佛十六七岁的少女急于诉说她的无忧。走过熟悉的胡同,在咖啡馆门口打盹儿的花猫似乎还是去年的那只,不过变肥了许多。
后海的夜色一如既往地性感,驻唱歌手的歌声从小酒吧里远远地飘出来,沙哑迷离的音色,断续破碎的歌词,缠绕着,勾起心头陈年往事一桩桩一件件,或快活,或失落。
在北京落脚后的第二天,我回到了大二那年实习公司所在的世贸天阶,想起自己曾经在某个午后偷懒,从写字楼里溜出来买了杯玛奇朵坐在长椅上晒着太阳喝。想起因为一个翻译错误,被上司骂到无地自容,一个人躲到厕所哭。想起第一次被表扬,写的稿子登上了杂志,编辑送了瓶香水说是奖励,我依然记得那款香水瓶身的形状和它清淡绵长的味道。想起有次重感冒却被派到上海出差,两天的时间采访三位艺术家,惶恐又激动。想起为了一个项目通宵加班到凌晨四点,出租车在空荡的马路上疾驰,我眯着眼睛看窗外飞速后退的树木和楼宇,满身疲惫,却又满心欢喜。那是我的第一份实习,那个时候,初尝职场酸甜苦辣的我何尝不曾有扎根于此的壮志豪情?
那当年那些选择留在北京工作的同学们,现在都怎么样了呢?
同学A,考研失败后二战,却在考试当天由于心理压力过大选择了弃考。她的小姨是某大型国企副总裁,却愣是不能把她安排进公司,因为该公司一直在裁员,根本不招新人。最终她小姨给她介绍了另一份工作,薪水不尽如人意,工作内容也不是她感兴趣的。也这也体现了近两年北京就业市场的真实情况。大概正是因此,越来越多的毕业生即使面临着即将被“百里挑一”的局面,也要考公务员而不去找工作。同学A也在下班后的空闲时间里,准备着家乡公务员的省考。
同学B就是成功考上北京公务员的学霸。她在景山街道办,她男朋友在外交部,两人工作的地方很近,每天都能见面。一起吃饭的时候,我一边涮羊肉,还要一边接着她喂的狗粮。不过看着她甜蜜的笑脸真为她开心,想当初她为了把这位高冷男神追到手,从北京跑到南京,被拒绝也不灰心,回来跟我哭诉一通,第二天就重整旗鼓继续发起攻势了。好在上天不负她的深情,高冷男神终于被征服了,现在已经被训练了成只暖她一个人的暖男,算是苦尽甘来,守得云开。
同学C的感情生活则是完全相反,可谓先甜后苦。他和小我们一届的师妹在一起三年,两人约好毕业后一起留北京。同学C毕业进了国安部,一年后他的小师妹也顺利地通过了北京的公务员考试,一切似乎水到渠成,有情人就要羡煞旁人成眷属了。同学C正欢天喜地地筹备买房子的事,小师妹却甩下一句“我妈还是想让我回家工作”,就回老家了。同学C苦笑着跟我说,他已经不相信爱情,就坐等以后相亲了。
同学D算是工作得最风生水起的一位。大学时她就是校报主编,才女一枚。成天宅在宿舍噼里啪啦地码字,出门也是风风火火跑采访。工作后的状态也差不多。曾经在半路上被上司紧急通知去某穷乡僻壤处出差一周,就直接赶去了首都机场,连一件换洗衣服都没带。我见她明显比去年这时瘦了一圈,不过上佳的气质犹在。共进午餐时,她一边频繁地查看手机消息一边连连抱歉,“对不起对不起,我半年前约访的一个十八线小明星答应接受采访了,我这就得收拾收拾过去了,今晚结束得早我再来找你怎么样?”
呆在北京的几日时光,我把想念的几位老友都叫出来叙了叙当年。工作后的他们都多了成熟和干练,少了稚嫩和无忧。他们沿着完全不同的轨迹生活和奋斗,但都为这座城市的灵魂燃起了光和热,哪怕只是星星点点的灯火。走出象牙塔,迈向职场,是我们大多数人的归宿,看着当年吊儿郎当只会翘课的同学,穿起西装为业务奔波,我知道,我们都要长大。
回想一年前的选择,那份初心,动摇过,但仍以跃跃欲试的姿态存在着。我想要的,始终还是充满不确定和各种可能的新生活。接受了温哥华的实习offer,订好了下个月回加拿大的机票。这一次,温哥华职场新生活会给我带来什么?我充满期待。而我,一定会为温哥华,燃起一盏小小的,明亮的,灯火。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微信集合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人民日报海外网官方BBS ( 京ICP备12041252号  

GMT+8, 2018-4-20 02:53

Powered by Discuz! X3.2 Licensed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