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外网

人民日报海外网社区:关注全球华人留学生

 找回密码
 注册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用新浪微博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搞定

查看: 5677|回复: 0

在这位才女面前,我好像学了假语文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2-8 15:04:5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腹有诗书气自华,气质永远比颜值重要!

  春节期间最火的综艺节是哪个?央视一套的《中国诗词大会》!这个节目挂的是诗词教育的招牌,卖的是“念天地之悠悠,独怆然而涕下”的远古幽思,又是在 “有钱没钱,回家过家年”的春节期间播出,妥妥的将老中青一家人套牢在电视机前。最值得说道的是,最近这个节目还出了一个00后网红,复旦附中的梁洛施——武亦姝!

  网红看了不少,这样的网红还是第一次遇到

  这些年,U哥所见的网红有不少了,比如说“往前推三百年,往后推三百年,总共六百年之内不会有第二人”的罗玉凤同学,还有“用灵魂唱歌,用生命跳舞,用精神写作”的芙蓉姐姐,等等等等。

  在一大批语不惊人死不休甚至靠着不屈的审丑情趣与网民死嗑而蹿红的网红面前,武亦姝的出现不啻如一股清流:2001年出生,二八多娇,身高1米8!背诵起诗词来气度不凡且字字珠玑,难怪网友们都说:之前我们心仪的民国才女林微音、陆小曼者流都是假的,武亦姝满足了我对古代才女所有幻想套用范伟老师的名言:苍天啊大地啊,这是哪位神仙大姐下凡了啊!

  陆小曼像图片来自网络

  话说这个《中国诗词大会》在央视一套晚间黄金时间播出,想在这样殿堂级的节目中露面,没有拔尖的实力是万万不行的。据说,很多参赛选手的诗词储备量都达到数千首,可谓是“诗词机器”。

  图片来自网络

  这个节目设置了一个“个人追逐战”,即首先要将全国300多个有潜质的选手(百人团)全部打败,才有资格和擂主对垒。而“我家的亦姝”以全胜的成绩从“百人团”脱颖而出,同时她也创造了一个纪录,成为《中国诗词大会》第二季该环节最高得分者!

  明明可以靠脸,却偏偏靠才华迷倒众生

  话说“我家的亦姝”的个人追逐战有个环节是酱紫的:选手们要在规定时间内背出带有“月”字的诗句,且不能重复,直到将对方“挤兑”死。

  话说U哥小时候可是把《千家诗》《唐诗三百首》之类的诗词经典和小黄书一起放在被窝里日夜观摩的,带月的诗句自然难不倒我。比如说:举杯邀明月,对影成三人;露从今夜白,月是故乡明;星垂平野阔,月涌大江流等。

  但是要U哥说个三句五句还行,不停的说三分钟五分钟且不带重样的就有些难度了。几分钟过去了,U哥像那位跟武亦姝对垒的选手一样有些词穷了,可是就在这个时候,武亦姝拈花一笑,轻描淡写的念出了《诗经.七月 》中的名句:

  “七月在野,八月在宇,九月在户,十月蟋蟀入我床下。”

  图片来自网络

  有道是腹有诗书气自华,武亦姝那份气定神闲和从容自若,让U哥一下子想到姑姑——就是《神雕侠侣》中“肌肤若冰雪,绰约如处子,不食五谷,吸风饮露”的小龙女啊!

  武亦姝说出《诗经.七月 》中的上述名句后,她的对手——研究机器人的北大理工科博士陈更的情绪显然大受影响,匆匆抵挡几回合后,就草草败下阵来。

  在发表败退宣言时,陈更不忘了赞美一番武亦姝:“宣父犹能畏后生,丈夫未可轻年少”,那是一个大写的服啊!

  图片来自网络

  通过网络我们了解到,原来武亦姝妹妹平时出行时,随身都携带着一本苏轼诗集。当不少00后们还在迷恋TFBOYS、吴亦凡、王凯、胡歌等小鲜肉时,我家亦姝的男神是……陆游!那个“死去元知万事空,但悲不见九州同”的爱国大神啊!

  所以,在这位满足了我对古代才女所有幻想的美少女面前,U哥感觉自己好像学了假语文

  应试教育下的语文教学该何去何从?

  回过头来看武亦姝的走红,刚刚因为武亦姝引起的喜悦才下眉头,不容乐观的古诗文教学现状却上心头。

  正如复旦大学的某教授所言,武亦姝的走红反衬出当前古诗文的教学现状,即普遍对古诗文缺乏深刻的了解,从而出现对武亦姝的追捧。

  就拿《诗经.七月》来说,《诗经》是中国古代诗歌创作的高峰之一,《七月》在过去更是耳熟能详的名篇,几乎大部分的古诗词教材都会收录这首诗,但是能像武亦姝这样随口背诵出来的又有几人?这说明我们的古代诗文的教学非常肤浅,更别说向诗文的深层意境开挖了。

  这一点从古诗文的比重设置上也可窥见一般,如今,各地高考古诗文默写的分数约点6分,这也决定了很多中学的语文教学都是“用最小的投入,获得最高的产出和最高的分数”,即老师们归纳出必考的古诗文题目,让学生直接记下一个结果,到考试时获得分数。至于诗文本身的背景、连贯性和意义不多作解读。

  推而广之,我们的语文教学,以及其他的课程的教学,何尝又不是这样?

  以U哥的经历而言,小时代钻进被窝研习的小黄书的内容,如今大多如“黄鹤一去不复返,白云千载空悠悠”,但是U哥每次登临岳阳楼,总是会景仰范公“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的博大情怀;每次在不同的场合看到滕王阁的形象,都得叹服王勃“落霞与孤鹜齐飞,秋水共长天一色”的天工笔法,见桃花而思“大林寺桃花始盛开”,观黄河而叹“不尽长江滚滚来”,这种心灵的触动与感悟,又岂是应试教育可以给到的?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人民日报海外网官方BBS ( 京ICP备12041252号  

GMT+8, 2017-12-13 09:45

Powered by Discuz! X3.2 Licensed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